欢迎来到国创智库官网~
工作热线:010-62145812

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 > 政策讲堂

李稻葵:应对深层次经济问题,需处理好政府与市场关系

发布时间:2022/4/14阅读次数:258次

2022年3月18日,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(ACCEPT)院长李稻葵2022全球经济信心指数发布会上发表了演讲。


观点摘要:

1、三大风险必须高度重视:俄乌冲突、疫情、美联储加息。

2、今年经济增速5.5%的目标,还要靠基建发力。

3、经济自身增长活力不够,不能全推给人口增长下降。两点因素需解决:民营经济活力、政府与市场关系。


1、短期内存在三大风险


中国经济今年确实面临着一个非常复杂的形势。短期来看,三大风险必须高度重视。


第一,2月底突发的俄乌冲突。


这场冲突到目前为止,主要是通过物价、大宗产品的供给、油价的高企影响世界经济,它未来怎么走,对世界经济和中国经济肯定有很大的影响。



这场冲突未来有三种可能的走向。

第一种,演变成一场全世界新的大战,尤其是北约集团和俄罗斯大战。这种可能性不太大,但也不能完全排除。如果真演变成一场大战,全球经济肯定会陷入衰退,中国的出口、大宗产品供给都将跟不上,中国经济肯定会被深深拖入这场大的灾难之中。

第二种可能性,当前的俄乌冲突拖成持续一年以上的中长期持久战。这个可能性有,但也不会太大,因为它不太符合西方的利益,也不符合美国的利益。美国和西方都知道,俄乌冲突拖下去不仅会影响自身的经济,也会干扰美方长远的战略部署。




另外,俄罗斯领导人也不会轻而易举地允许战火持续很长时间,毕竟到目前为止,俄罗斯方面已经部分达到了战略意图,乌克兰东部的领土已经可以驻兵了,乌克兰的军事基地已经基本被全部摧毁,乌克兰方面基本上承诺不申请加入北约,北约方面短期内也不会接受乌克兰。


从这个角度分析,最有可能的是第三种情况,就是在相对比较短的时间范围之内,比如半年甚至三个月之内,军事冲突告一个段落,当然政治和经济的影响还会延续。如果按这个可能性计划,这场冲突对我们经济最主要的影响恐怕还是大宗产品价格。


第二,疫情。

去年年底的“《财经》年会2022:预测与战略”,讨论了2022年的经济形势。当时我提出来的灰犀牛事件,就是疫情。现在看来,疫情还是没有走。



疫情往下发展有两种可能性,第一种相对概率比较小的可能性是病毒朝着毒性提高、致死率提高的方向演变,但很多专家认为可能性不是很大;第二种可能性是继续按照目前传播力比较强、毒性比较低的方向演变。目前中国的政策是继续保持比较严格的防控措施,是为了防止疫情或者病毒朝第一个方向演变。

如果一年多以后病毒没有朝着毒性更高的方向演变,仍然沿着目前的态势演变,毒性变得更低,传染率再高也不怕,到那时候就可以基本上下结论,可以采取各种方式更加灵活应对。

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讲,我们现在坚定地按照精准防控、动态清零的方式应对疫情,相当于给中国经济买了一个保险。买保险毕竟要付保险费,所以现在大家经常抱怨的生活不方便、经济受影响,都可以看作是保险费,防止病毒朝着更恶性的方向演变。所以,要再坚持一段时间,我觉得现在的政策还是比较实事求是的。

第三,美联储加息。

美联储加息之后,对全球金融肯定会带来新一轮的影响。具体到中国,主要对汇率有一定的影响。如果中国经济到下半年不能出现比较明显的回升态势,就可能会增加一部分金融方面的影响。




2、经济增速要靠基建发力


总的来讲,今年5.5%的增长目标,我认为提的还是比较积极的,比较高的一个目标。

今年我倾向于认为,如果战争不再进一步蔓延,疫情不出现恶性的转变,如果美联储加息不会引起巨幅的金融动荡,5.5%就有可能完成。

但请注意,今年的完成主要还是靠基建发力,1月份、2月份,包括3月初各种新闻都在播各种投资项目发力。




事实上今年财政政策的刺激性是非常强的,统计数据显示的2.8%的GDP财政赤字率,可能相当于往年的5%还要多今年的5.5%能保,但我认为保的方式不是通过短期增加活力,国家将在汽车、家电、新能源车上发力。


3、经济增长要注意这两点


特别值得关注的是,表面上看现在我们受到了各种各样的冲击,是因为中国经济宏观政策没调整到位,但更深层次的问题是,过去若干年以来中国经济自身增长的活力不够

这不能全推给人口增长的下降,人口增长的下降是一个慢变量,趋势早就形成了,加上中国现在的就业结构跟西方国家不一样,中国有大量的农民工就业,他们不是在体制内的正规部门,这部分人到了年龄也不会马上退休,但收入下降就不能消费了。这不是一个快速的变量。




我想更深层次的问题是,我们必须务实地应对两件事,我希望未来两年调整到位。


第一,民营经济的活力要激发起来。


为什么民营经济的活力没有激发起来?现在有一种错误的认识,大家认为我们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,坚持党的领导。那么党的领导的经济基础是什么?——国有经济。


换句话说,民营经济不可能成为重点,这个影响是很大的




我认为这个认识应该扭过来,就是坚持党的领导,这几年做得比往年都好,从来没有党的领导如此高质量,全面从严治党,而且国家治理体系、国家治理能力已经大幅度提高。中国的社会从来没有如此健全、如此强大的国家治理体系和国家治理能力,这种情况下,民营经济不可能冲击政治。

这是第一个问题必须要解决,如果不解决,民营经济不愿意干,躺平了,再放松政策,贷款也都给了国有经济,而国有经济又不在很多竞争行业,经济怎么会有活力呢?

第二,政府与市场应该同向发力。

地方政府想方设法为了谋求本地的经济发展创造各种各样的条件,实施了包括修基建、清理土地等各种举措,但现在对地方政府的要求特别多,有很多部门巡视、视察。同时,地方政府的债务负担也比较高,当企业和家庭债务水平很高的时候,是没有余地进行中长期打算的,地方政府也是如此。



所以地方政府经济发展的积极性要营造好,这就是政府与市场的关系。这是中国经济的特点,政府培育市场、政府推动市场发展,政府与市场是不矛盾的。


总的来讲,短期的风险不容小觑,必须要认真分析,但也不必惊慌失措,应该有信心能应对。


更重要的是关注长期发展的动力,民营经济、地方政府必须要调整,从中国经济实践中总结出来的我们的经济智慧必须要坚持,必须要重修政府与市场的关系,来激活我们中国中长期的活力。